首页 > 热点资讯 >新闻内容

许多小餐饮店因为长时间的亏损和激烈的竞争而选择关店,黯然退场,那是因为没有选对平台!

来源:租客惠 2020年10月15日 18:10

 餐饮行业虽说是三年一小坎,十年一大坎,而今年的餐饮行业,倒闭关店的比比皆是。随着外卖平台对商家的让利逐渐减少,佣金比例的不断提高,很多餐饮店正在走下坡路,一天的外卖量就那么几单,甚至有的外卖一单连一块钱也赚不到。












外卖红利潮水的退流,那些本就举步维艰的餐饮商家们,转租的转租、倒闭的倒闭。那个只要随便开一家店就能赚钱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



餐饮店为什么不好做?

如今的餐饮行业竞争激烈是众所周知的事情,餐饮作为消费者必须消费的领域,每年都有源源不断的外行人踏进餐饮行业,有人的地方就有餐饮店,分摊着本就不大的市场。



几十家店抢两条街的客流量,你说,餐饮能好做吗?观察一下身边的地区就不难发现,同一家店铺,一年能换好几个老板。餐饮店开的越多,对顾客来说选择性就越多,结果就造成餐饮行业的竞争愈加激烈。有的店铺为了获取更多的客流量,不惜大幅度的降价,这就造成餐饮行业整体利润的下滑,许多小餐饮店因为长时间的亏损和激烈的竞争而选择关店,黯然退场。





没有客流量就代表着没有收益,店铺想要让消费者进行消费,就必定要进行“曝光”。餐饮商家最常见的“曝光”方式就是在某团、某饿了上进行流量转化。这种引流方式成本较高且充满不确定性,想要获取更多的“流量”,作为商家就要不断的投钱,无休止的被压榨。你说你不投钱,那么你家的餐饮店线上客流量直接跌到0



做过餐饮的人都知道,想要获取更多的订单,某团和某饿了是必须要入驻的,这两大外卖平台能为店铺带来非常大的流量,可同时,每个外卖订单要收取15%-25%的抽成

眼看外卖平台的佣金一路飞涨,利润越做越低,很多餐饮朋友都抱着一个想法:等到真做到无利润可赚的那一天,就彻底的从外卖平台退出。

许明开一家餐饮店,店里每月的外卖营业额为5万元,按照20%的抽成比例,他一个月就要给外卖平台1万元,一年就是12万,抛去人工、租金、水电等成本,利润所剩无几,许明觉得与其被压榨不如选择别家平台,租客网旗下的租客惠,没有高额的佣金提成,是许明选择入驻的最大理由。租客惠依靠着租客网数百万的租客,有着强大的流量,租客在消费之前会在租客惠上领取优惠券,通过这种方式,提升消费者到店消费的意愿。


羊毛出在羊身上,外卖平台的抽成高了,多出的成本自然要消费者来承担。一份普通的水饺,在店内堂食仅为10元,到了外卖上,一份水饺的价格涨到了15,这在餐饮行业里早已不是秘密。


       在这个外卖为主的时代,想要平台降低抽成佣金,估计是一件很难的事,就算降估计也要几年后的事情。如果现在还不选择做出改变,继续被压榨,必定会沦为外卖行业的炮灰。


相关推荐

租客网推出租客惠版块,海量商家陆续进驻!

租客网推出租客惠版块后,海量商家陆续进驻,商家们也在和租客惠合作后有了不少体会。01热干面再香,抵不过租客惠的券香我们两兄弟从15年到深圳就开始经营这家热干面店铺,初来乍到的没什么名气,生意惨淡。我俩就凭那股热血和韧劲坚持了下来,也积攒了一些回头客,但是始终打不开更大的市场。我们在租客网上租的房子,刚好看到租客网推出了租客惠版块,又不收我们的入驻费用,我们就赶紧加入了。之后就有不少附近的人群看到租客惠上的推荐领了优惠券过来,我们的热干面也被更多人尝到了,现在生意越来越好,收入很稳定。我们会不忘初心,把一碗碗热干面做好,把一天天日子过好,挣够了钱回老家盖房子。——租客惠商家,热干面小铺许氏兄弟02这杯咖啡是我安逸的中年况味我曾经是深圳的一名程序员,也曾在无数个日夜里拼命挥洒过汗水,租住在温馨的小公寓里,向着未知的前程奔跑。所幸的是,专业不错的我,通过程序员的工作攒了不少钱。但是年岁渐长,身体也渐渐疲倦,我开始寻求另一种安逸的生活方式。但是深圳这座城市太吸引我了,我还是想要留在这,所以我用身上的积蓄开了这家咖啡馆。从坐在办公室里喝纸杯咖啡,变成了坐在咖啡馆里冲咖啡。但是由于我的直男思维,不懂经营的门道,一开始的生意没什么起色,每日的进账连店租都维持不了。这时我想到了入驻租客惠,果然,不久以后,周围写字楼的白领等人群开始由租客惠关注到我的咖啡馆,我的店铺生意变的有声有色。看着每日的进账流水,我感受到了稳稳的幸福。——租客惠商家,咖啡馆店主李先生03只有渣男才健身?有着创业梦想的我根据自己的特长开了这家健身房,我的理想很丰满,但是现实很骨感,来健身房办卡的寥寥无几,散出去雪花般的单页却很少有顾客愿意进店看看。网络上关于“健身即渣男”的热议不断,我的健身房却冷冷清清。后来想到了利用互联网的方式来提高自己店铺的曝光率,经过多方权衡,我选择了入驻租客惠,不会收取我的入驻费用,平台给予我店铺的曝光机会也多,引流效果很不错。健身需求还是有的嘿嘿,之前是我缺乏有效的宣传途径,相信我的健身房会越做越好。——租客惠商家,健身房店主甘先生04老地方,好地方在深圳读的大学,在校时对烧烤情有独钟,所以毕业后,我庸碌了两年就打起了开烧烤店的主意。于是我把店铺开在了我租住的小区附近,不远处也有个商区,我相信这里的客流量应该还不错,就自信满满的干了起来。我家烧烤的味道是真不错,价格也实惠,所以还是有不少我苦心拉来的回头客照顾我的生意,但是来来回回也就那么几个客人,与我设想的火爆场景相差甚远。这些情况在我入驻租客惠之后就发生了扭转,有许多顾客在浏览租客惠时发现了我这家“宝藏店铺”,拿着优惠券纷纷过来消费。扫桌上的租客惠二维码付款,也省了许多顾客排队结账的烦恼。而且付款秒到账,收款不扣点。真真正正把我这家烧烤的“老地方”变成了“好地方”。——租客惠商家,烧烤店主二丫租客惠的初心就是帮助商家宣传品牌,提升销量,为租客网的广大租客和用户提供一个高性价比的优质生活圈,互利共惠。祝愿所有入驻商家和平台租客悦享品质生活。

2020年08月26日 10:04

选择靠谱平台,助力事业发展

“住房”再次成为2020两会热度关键词,住房问题也一直是国内关注的热点事件。而与住形影不离的食,自疫情爆发以来,也曾一度霸上热度榜。前段时间,众多商家要求某外卖平台取消“独家合作限制”等垄断条款,降低外卖服务佣金事件,由此引发众多网友的热论和批判。疫情期间,很多餐饮业暂不供应堂食,仅以外卖形式出售,本以为商家会因为到店就食的人减少,外卖订单增多,可以大赚一波,结果却因平台佣金过高导致商家自身收入减少。不少商家为了赚取更多盈利,只能提高原有价格,造成后来网友投诉的不良结果。我们生活中所常见的外卖平台,多采用区域加盟代理模式快速发展壮大。这种模式虽然可以快速的回笼资金,节省很多人力物力。但却存在很多风险,外卖平台生意火爆,不断的上调抽点,压榨了商家的利润。上面讲述的案例,则是证明了这种发展现状的弊端。餐饮业的商家该如何做,才能在与外卖平台合作时,以最小的价格涨幅获取最大的利润,这是很多现存餐饮商家正在考虑的问题。其实,想要解决这个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商家寻找到更多更合适的平台进行合作,例如租客网就是一个合适的平台。在此提醒广大商家,用租客网,成为一名租客用户,你会有想不到的惊喜哦!租客网平台内,“租客惠”是一个专门为商家和消费者带来优惠的项目。在这里,作为租客用户的你可以享受租客惠带来的福利。你在吃喝玩乐之前,可以先领取优惠券再下单,这样就能享受最低价,达到花最少的钱来满足自己生活需求的目的。而作为商家,入驻“租客惠”,则可以借助租客网平台提供的大流量,实现商家营业额的增长,从而提高自身品牌的知名度。在这里,商家入驻租客惠没有高额的佣金抽成,不需要通过提高价格来挽救流失的盈利。目前,餐饮业商家在平台发展的现状属于“割韭菜式”的野蛮生长阶段,而租客惠的出现则是将这种现状转为整合提升阶段。在租客惠项目里,商家可以更好的满足用户需求,同时实现商家的良性运转。作为商家,你还在为寻找平台而烦忧吗?如果是,请你了解一下租客网,它可以为你提供一个舒适、安心、稳定的环境,让每个商家在平台内实现自己的梦想。

2020年06月01日 11:01

韩国电影院率先恢复营业,《花木兰》等大片北美定档

随着疫情在部分国家趋于稳定,停滞许久的电影业渴望再次运转。过去数月,新冠肺炎疫情令全球影视业跌入冰点,好莱坞超过十万名娱乐工作者失业,票房收入几乎为零。这一情形正在迎来转机。全球电影产业链的各个环节——影院经理、影业高管、独立制片人、行业协会、保险专家都开始计划帮助这个遭受重创的行业恢复常态,一旦获得政府批准,便能够在保障人员安全的情况下迅速投入生产。4月29日,韩国最大的电影连锁院线CGV恢复营业,在五一黄金周期间迎来疫情后的票房丰收。5月6日在韩国公映的伍迪·艾伦新片《纽约的一个雨天》首周票房斩获34万美元,成为当周全球票房冠军。美国第三大院线之一Cinemark的首席财务官肖恩·盖博上月表示,Cinemark计划从7月1日开始重开影院,视各州情况陆续开放,目前计划前两周放映经典老片。预计北美影院复工后,克里斯托弗·诺兰执导新片《信条》将会是首部点燃战场的大片。目前定档7月17日北美上映。紧随其后的是迪士尼大片《花木兰》和漫威新片《新变种人》,分别定档7月24日和8月28日北美上映。早些时候,诺兰曾撰文呼吁观众回归影院,希望观众在疫情结束后帮助美国电影院恢复元气。CinemarkCEO马克·佐拉迪认为影院复业不会十分顺利,大概至少需要1至3个月恢复期。剧组逐步开工此前受到疫情影响,很多电影剧组拍摄暂停,大片厂的片单库存告急。流媒体竞争中,新入局的玩家如迪士尼、华纳兄弟急需制作新产品充实自家的流媒体平台。近期,这一行业迎来久违的积极信号。一些国家开始陆续开放国际剧组拍摄,为了吸引国际电影剧组,在宣传激励政策、基础设施和地缘优势之外,当地低感染率、病毒测试能力、安全保障措施也成为关键要素。5月5日,奈飞内容总监泰德·沙兰多在电话会议中表示,在冰岛、日本以及韩国重启摄制工作之后,电影业对冰岛的兴趣激增。此前,冰岛宣布从5月15日开始,基于严格测试和追踪措施,向外国电影摄制组开放拍摄许可,并为进入冰岛的外国人提供隔离和测试,预计6月15日将进一步放宽限制。由于早期控制有效,新西兰病毒感染率持续走低,5月4日境内确诊病例实现零增长。政府批准剧组在保证健康安全的情况下恢复拍摄,其中包括詹姆斯·卡梅隆执导的《阿凡达》系列续集将在新西兰重启。新西兰电影委员会首席执行官安娜贝拉·希恩表示,他们欢迎国际摄制组回归此地继续拍摄电影,并将为剧组创作安全的拍摄环境和有效的控制计划,帮助本土及国际电影行业恢复常态。澳大利亚目前禁止国际剧组拍摄,但已经开放本土剧组拍摄。澳大利亚最受欢迎的肥皂剧之一《邻居》,本月在严格的健康和卫生规范下恢复拍摄,其禁令包括禁止接吻或牵手。演员和工作人员分成三组,并通过摄影调度,使演员在镜头中的视觉距离比现场拍摄时更加亲密。电影行业是英国增长速度最快的产业之一。影视行业的主流玩家包括迪士尼、奈飞和华纳兄弟在英国都有巨额投资。去年,迪士尼与松林制片厂签订了长期租赁合同,华纳兄弟公司在伦敦近郊建立了自己的工作室。自疫情开始,美国主要电影厂已将其在英国的制作暂停,如今有望在夏天重新开放。为此,英国电影委员会起草了一份26页的提案,主要给予制作高品质影视作品提供非常时期的操作指南。欧洲大陆地区,捷克是最早恢复影视制作的国家之一,因疫情导致的国际拍摄在5月重新开放。亚马逊剧集《狂欢命案》、漫威影业《猎鹰与冬兵》近日将重返布拉格恢复拍摄。在捷克进行拍摄的剧组成员无需佩戴口罩,但需在登机之前进行病毒测试,在抵达后的72小时内进行二次测试并隔离直到得出测试结果,随后还需要每隔14天提供病毒测试阴性证明。好莱坞复工难好莱坞也正在寻求自救。鉴于美国的疫情仍然处于焦灼状态,好莱坞制片厂并不确定公共卫生部门何时能够发布指南允许恢复生产。索尼电影集团主席汤姆·罗斯曼表示,他对公司将解决健康和安全问题充满信心,他们将为那些渴望回到工作的人提供安全的工作场所,恢复时期会保持一定的社交距离,不会立刻投入拍摄需要成千上万群演参与的大场面。松林制片厂亚特兰大分公司总裁弗兰克·帕特森和他的员工在过去一个半月中一直在为客户设计新的健康措施。这座规模巨大的制片厂是漫威、索尼和华纳兄弟拍片的场地,在疫情期间受到严重打击。过去每天有超过6000人在这里工作。该工作室还计划在办公室引入防病毒系统,为工作人员提供移动卫生站。协助剧组申请洛杉矶电影许可证的非营利组织FilmLA表示,将与公共卫生官员举行会议,讨论如何安全地恢复拍摄,目前首要问题是解决附近地区对电影摄制组可能传播疾病的担忧。FilmLA总裁保罗·奥德利表示:“电影业一直是该地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想出一种安全方法帮助电影产业恢复至关重要。”无论如何,疫情改变了电影行业的整体样貌。多年来,剧组的工作人员不断增加,通过增加镜头的方式提高拍摄效率,如今这种人员密集的拍摄将在较长一段时间内受到限制,社交距离和防控标准将会限制工作人员和演员的互动方式,摄影师需要与演员保持距离或者采用远程工作,电影工作者将不得不扮演多重角色以降低现场人数。这会在一定程度上降低电影产品的生产效率,但一切恢复都需要首先保障剧组成员的健康。对于制片厂来说,还有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是,如果剧组暴发新冠肺炎疫情,不仅会导致停拍,也可能面临诉讼威胁。即便是疫情得到有效控制的国家和地区,也有可能会因为细小的疏漏造成疫情再次暴发。一切仍然处于不确定当中。

2020年05月21日 11:48